zhangdaqian.pp6.cc
 
  
 
 
书画家专题
    张大千书画难辨真伪 “造假”让张学良上当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中最负盛名同时又因多彩人生而极具魅力的艺术大师,在绘画方面取得卓绝的成就。张大千不仅是一位杰出的全能画家,更是一位精通鉴定、善于模仿的造假高手。不仅他的真画价值不菲,他的仿古书画在书画界、鉴藏界也很有名气,成了公开的秘密。鉴藏家、书法家张葱玉(张珩)曾预言:张大千伪古,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将来凡是署名张大千的画,价格必定大涨。

    张大千的仿画真能瞒天过海,让人难辨真假?张大千仿古确实达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拿他的仿古书画来说,他是无人不仿,无画不画,上自魏晋南北朝,下至明清,各朝各代具有代表性的画家的画作,他都拿来仿之。

    他仿南宋人梁楷的《双猿图》瞒过了鉴定大家吴湖帆,吴将其仿品断为自家祖上所藏而高价购进;20世纪20年代,上海“地皮大王”、收藏家程霖生以六千大洋买进朱耷《花卉图》四条屏,每幅高一丈二尺,阔只一尺余,也是张大千所仿;日本最权威的绘画类书籍《南画大成》中所刊录石溪《山水图》,也是张大千与何海霞一起仿造的。张大千的仿画当然不止这些,至今在国内和海外不少文物收藏机构中,都还收藏有张大千仿画。有的已被鉴定确认是张大千所为,有的至今还未被认识。张大千的“造假”,甚至骗倒了张学良。与叱咤风云、统率三军的少帅张学良,有着一段颇有趣的书画奇缘,以及一长“鸿门宴”。

    上世纪20年代后期,张大千的假画比他的真画更有名气,他的真画当时还并未出类拔萃,在画坛上算是个无名的“后生小子”,但他在仿制他人画作时,已达到了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的地步,颇有名气。尤其是他仿石涛的画,跟真的差不多没有两样,其神韵、表现手法、构图特点,惟妙惟肖,与真迹毫无二致,活脱脱“石涛复生”。让当时上海、北平等地一些自称“目中有神”的名鉴赏家也相继在他这栽了大跟头,频频上当。

    张大千自嘲地说自己是个用纸用笔的骗子。年轻气盛,喜欢恶作剧,据说当时著名鉴赏家罗振玉,也被张大千颇费了一番心思,用假石涛画骗过。

    古时,常将名人名画挂在客厅的中堂,以显示主人的地位和品位,而外人不入的炕头卧房里挂的画一般不太值钱,取材大都为一些花草、虫鱼、动物小品。张大千仿制了几幅石涛的炕头小画,其中有一幅是虎。精心将画好后,张大千又通过朋友让罗振玉不经意中看到这几幅画。罗振玉以为遇到奇品了,高价买进。还雅兴大发,请来画友共赏。

    张大千还故意去凑热闹,混在其中评论二三,只是等客人散尽后,悄声对罗振玉说:“罗老师,我看这几幅小画有点不妥。”罗振玉这才猛然醒悟。

    当时权倾东北,威震华北的年轻少帅张学良,也是十二分喜好石涛的作品,常常耗费巨资,想方设法搜罗石涛的作品。没想到的是费尽心力搜罗来的藏品,既然会有不少赝品,而且多出自一个青年画家之手,上了当的张学良不仅没有震怒,反而对张大千这个人大感兴趣起来,想见识见识这位以假乱真的同龄人,张大千只比张学良大了两岁。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期,张学良在东北易帜,由奉军少帅被调到北平,出任国民军海陆空三军副司令。翌年,恰逢张大千北游故都,寄居长安客栈。于是有了张大千赴张学良的“鸿门宴”。

    张大千造假在先,有了把柄在张学良手里,怕张学良算假石涛画的这笔旧账。都为张学良拧了把汗,劝他不要去赴宴,怕是一场“鸿门宴”,但是张大千还是去了,还嘱告家人,若逾时不归,托人打听关照等等。但中国现代史上两位身世经历,禀赋才能截然不同的文武奇才,因此而结下了深厚的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