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zhonghai.pp6.cc  
 
收藏资讯
    尚辉谈初中海山水
    尚辉(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美术》杂志执行主编):今天这个展览和研讨会我觉得包括我个人在内,让我们美术界认识了一位我们不太熟悉的但是在画学修养上达到较高的水准、在焦墨山水画探索上达到较高艺术水准的一位山水画家。我对初中海先生作品的浓厚的兴趣或者对他的作品所震撼的重要的原因就是原来不太熟悉这个人,看到他的作品,翻了他的书以后发现他做了这么多功底恰恰是我们不熟悉的,他的画面中所呈现出来的儒雅和沉静和我们这个时代很多浮躁的山水画家形成了相应的对照。
    初中海先生作品的儒雅和简静显然来自于他深厚的画学修养,在当代山水画界,像初中海这样做过这么多绘画史学和画论研究的画家并不是太多,我比较仔细的品读了他的文章,我觉得他用的词汇都是古语词汇,虽然有些现代语言的结构,但是他的词汇基本是用的古语词汇,说明他是完全沉浸在对于古代书画的研究的氛围中。所以我想我们实际上不仅仅谈到是对画学修养的问题,从画学修养背后实际是提升他的学养和在画面中能够呈现出来的这种格调,我觉得他的这种儒雅简静的格调是非常高的,这种高正来自于这种画学修养。
    这种简静古雅同时来自于他的高古气息的书法用笔,应当说,当代山水画还是呈现繁荣态势,,但是存在着巨大的弊端就是对写意性的粗率的理解,就是把写意仅仅当做一个自由、洒脱,实际上这种恣肆和洒脱是缺少传统书法或者传统笔墨的基本规范,从这个角度来看,初中海因为有着比较深厚的书法的修养或者说他在书法艺术深也达到了较高的艺术成就,所以他规避了今天我们山水画家很多毛病。
    我特别喜欢初中海的山水中的简笔画,我觉得这种简笔画是难度极大的,因为他要把所有视觉的形象、生动的东西都去掉,变成一个符号,在符号里呈现出丰富多变的笔法的变化,这种简是要靠笔法的丰富性去弥补。我对他的焦墨山水形成了一定的个人面目也是非常感兴趣的。刚才各位大家都谈到了从黄宾虹、赖少其以来到张仃等等的焦墨山水的探索,虽然古代也有焦墨的使用,但是毫无疑问焦墨山水的发展是从黄宾虹之后尤其张仃先生。刚才邵大箴先生谈到了张仃先生焦墨山水的弊端,我也非常认同,张仃先生的焦墨山水实际是焦墨,但是他用的是偏锋去擦明暗关系和整个风景的图式,这与传统山水画的境界是相差比较远的。当代一些焦墨山水画家譬如崔振宽先生从黄宾虹中变出,再加上他画的西北的山水,使他的焦墨山水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面目,尤其是枯而不薄,很浓但是也很厚重这样一种风格。我们还可以看到比如国家画院的曾来德也是从书法中演变出焦墨山水,而且有他的特点,就是视觉的感受力、视觉的冲击力很强,但是他在焦墨的婉转使用上,这种圆通的应用上我觉得还有一段距离,尤其是不会画虚。我们还可以看到前段时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穆家善的焦墨山水,他是从文人山水变过来的,形成了他的焦墨山水的独特的一种个性。
    今天看到初中海的焦墨山水,他走得更险的一路的用笔方法,全部用的是中锋用笔,而且中锋之中又用圆弧性的用笔的笔法,实际是来自于书法用笔中的撇和捺,用书法中的撇和捺解决山水中的皴擦问题、渲染问题和空间关系问题,这是给自己制造了一个非常险的难题,焦墨之中又用了中锋用笔,这种笔法又不是像其他那样有很多的笔法去出现,而是单一的笔法。他在险中来求胜,譬如焦墨山水最难解决的像张仃先生说就是如何画虚的,画中间色调,很多人就是用擦的方法,或者用笔法的变化来增加中间色调的内涵。初中海先生实际是用这种笔法中的枯笔、渴墨,用笔去画,用撇和捺去表现的渴墨形成的虚的变化,包括用笔的气势,他也想贯穿进去,所以形成了初中海独特的用笔方法,这种用笔方法我觉得和他自己的艺术追求以及传统文化道的精神是吻合的,也把这种形而上的道的精神贯穿在他用笔的方法中去。淡也是他绘画的一种风格,更多的来自于他的生活状态、精神状态和他对于世间的一种处世态度,在他的画面中用的焦墨,某种意义上是用淡墨去处理的,就是他用更多的以虚写实、以枯笔、以渴墨的方式来产生更博大的这样一种实的境界。
    初中海先生把自己在焦墨山水上在规定性之内,在险绝的悬崖中望到最美好的境界,这是他画学的一种道路。我看了一下他所有的作品,可惜我没有看到2007年之前的,只看到2007-2009年之间画的水墨山水,这次展览,他自己风格定位是焦墨山水,是2011—2012年画出来的山水,是他阶段性的一个总结。我认为,在你的山水里面还可以增加很多东西去丰厚它,譬如说不要回避丘壑的问题,完全可以通过写生去增加你的丘壑的鲜活的质感,丰富你对这种笔法的运用,可能会让你的画面产生一些新的变化。也不要完全回避水墨山水,因为你的水墨山水也画得相当不错。你的学养比别人高,画什么都会很脱俗。你不妨在丘壑上,在水墨山水上进一步进行一些开拓和探索。今天这样一个展览和研讨会确确实实让我们美术界首先对焦墨山水最近几年来的学术发展状态有了一个审视,有一些我们没有认识到的像初中海先生我们没有发现的这样一些画家出来,让我们眼睛一亮,还有这样一个画家这么多年做了学问的功底画出这样深厚的画。另外在焦墨山水这条道路上如何发展,如何能够形成更博大的一种山水气象,形成更多的多样的风格,确确实实值得我们美术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