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zhonghai.pp6.cc  
 
书画家专题
    陈绶祥谈初中海山水
    陈绶祥(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看了初中海的画,读了他的书,谈谈我的感想,这个感想有好有坏。我对他治学和绘画的道路比较欣赏,先求品格,然后再求气象,再求法似,这个路数和中国文化的路数是非常相通的。如果我们画画不把自己的人锤炼好,画画就没有所立之处,他最后选择了焦墨山水,这是一条很难的路,他自己也说过,不是至高的人品、至高的学问不敢动这个笔。我们的许多老前辈也给了我们很多启示,譬如说张仃老先生一辈子都在从事美术,到他晚年最后选择了焦墨山水作为自己的表现形态。包括赖少其和潘天寿,黄宾虹的画严格来说不完全是焦墨山水,更多的是水墨山水。当然,选择焦墨山水是自己给自己选了一个非常大的难题,初中海也做了很多工作,他有很多理论,也有非常多的新意,但是我想提醒的是,这条路是很难走,不要指望着妇孺皆知焦墨山水,也不要指望着所有的老板全部理解焦墨山水,更不要指望达官贵人欣赏焦墨山水。 从他们刚才对你的人品的介绍上,我想你肯定很清楚,是愈难愈艰。现在大家谈理论的时候,没有像你对焦墨山水那样同感,但是别的众所皆知的理论你却没有像大众一样,譬如说以书入画,什么叫以书入画?我们对以书入画理解多少?我们以书入画有几个人谈了行气和章法?我们怎么以书入画呢?并不仅仅是以书法的笔法放大画里,重视毛笔的提落提按等等,当然你的中锋用得很好,我觉得你的书法在你从事的艺术门类里是最好的,但是你还要去深入理解书法,我们用中国人的情绪理解书法,把中国的情调放到真正的画中去。从宋代以后,书法已经重意了,所以宋代基本没出过楷书家,出过的就是宋徽宗,宋徽宗的楷书,实际是把书法当中不少的缺点都变成了特点,形成了自己一家。其后的几乎所有的书家都是画家,他们汲取了画家的很多笔法,本来中国画的笔法描法一开始就避开书法,书法忌讳的是描法,书法入画的时候得考虑到书画艺术自身的发展。我看了你的文章,也看了别人评论你的文章,知道你读了很多书,你也很喜欢写文章,你的文才也不错,最后还是希望大家把你画的精神引到实际上。退远一点看就像了,这不是绘画的方法,画画可以把玩、可以近观,并不是要远看就像,如果仅仅是远看就像了,都生出物象来了,还是落在画之外的东西。今后的路如何走,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打开它,做一个时代的人,这个时代有很多追求,大俗即雅,齐白石就是一个大俗即雅的人,现在没有几个人谈理论不谈禅、不谈道的,谈法的有多少,真正思考到法的有多少。你对此有很多做了钻研,我非常欣赏你这种做学问的态度,你要一定坚持你的道路,我希望你会大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