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zhonghai.pp6.cc  
 
书画家专题
    陈醉谈初中海山水
    陈醉(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我看了中海先生的作品,我觉得先说说道,中海先生可能对这套理论比较感兴趣。中国人是重道轻器,形而上谓之道,形而下谓之器,对器不是很重视。怎么才是道?怎么体现道?个人体现与想法不一样。我看中海先生这些画,他所理解的道就应该是这样,或者是应该这样做。但是作为我们一般老百姓也好,文化人也好,尤其是文化人,从对中国古代的文化人来讲更重视这种过程之中的娱乐,尤其文人画出现以后,苏东坡那几句重要论述出现以后,对体现对象的自然形貌就已经把它列到器的行列里,不是很重视,很重视文人之间的境界的欣赏,感情的书法,意气的表达,这个可能更多。一方面把绘画的社会地位被文人给带起来了,带起来之后,我们就出现了这样一种观念,各种道,对它的理解与实践,不同的人、不同的群体有不同的理解,更注重过程的娱乐和作品给人一种精神上的相对抽象一点的感受,包括中国画这种合作方式。
    我认为,中国画发展得最成熟的就是山水,它的标志就是把所有的笔法归纳成勾皴点染几道程序,山水做到了,别的做不到。现在有一路更重视这种相对的程序和相对的符号化,我看中海先生的画也是走这一路,逐步的符号化。符号化了以后,你可以从你的角度去理解,他可以从他的角度去理解,甚至也有很多人也问我,说我看不懂又如何欣赏?这是个人的一个看法,因为他的这种作品,需要很特殊的欣赏方式,这种方式需要一定的训练,需要一定的习惯才能以这种态度去看待。我们不能以西洋画的观点来看中海先生的画,那肯定这也不对,那也不对。西洋画的看法是看西洋画是很对的,不适合看他的作品。他用焦墨作画,舍去了大量的有用的手段语言不用了,光是清唱,没有伴奏,更没有闪亮的灯光,在这样规定的情景里面做出来的作品有他特殊的这样一种感受。中海先生这几年能够这样去做,这种毅力是很不错的,而且也做出了一定的成果。
    我从你这个画里面,包括你所提出的“大道至简”来讲,是崇尚很简的方式,主要更从简的角度,画了很简的几个简笔,有志于往这里钻研和探索,把它画得更好,这当然很好,找到了自己一个明确的方向。但是要注意一个偏向,不要认为简就是好,繁就是不好。黄宾虹用笔角是简练到了一种程式化,规范成了一种程式,实际他的画面看起来很繁琐,也并不简。所以说,未必是越简越好,简有简的好,繁有繁的好。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当作品很简,也极容易形成看多了就很空。因此,将来怎么发展这么极简的东西,对于你来讲可能是一个更大的难题。所以,你有这样一种志向走这样一个路子,怎么个走法,更有待于你以后文化的补充和生活阅历的补充,这样可能才会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