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zhonghai.pp6.cc  
 
书画家专题
    罗世平谈初中海山水
    罗世平(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前几天已经收到了初中海先生的几本书和画册,看了以后,有为之一震的感觉,他还是一个非常有独特表现特色的一个画家。读过他论画的这本书,想象中的初中海先生是一个很有人文情怀和理想的画家,他有一种信念始终坚守这个信念往前执著的去追求他的这样一个目标,在他的画当中也体现得很充分。在他所关注的一些理论问题上,他也是很集中的在探讨这样方面的问题。在这之前,我们对黄宾虹先生有关的理论和他在山水画里面表现出来的个人风格以及对于传统的继承和新的面貌的开拓过程当中他的追求,我们都有一些感受。
    初中海先生的画是从黄宾虹的理念开始的,有潘天寿、黄宾虹这些近代的大家开始起首往上追溯到宋元明清,从他的学术思想和个人绘画实践当中整理出一个焦墨山水的脉络,这既是学术探讨的一个精神,也是一种人文理想的追寻。这个追寻过程当中,也在丰富他自己对于中国的文化、中国的文脉传统、中国的哲学等等的一些问题,他都在有所思考。他在这个画里所探讨的延续了一个很重要的文脉就是,从黄宾虹先生作品当中发生出来的一个重书法和画法相关性,书画同理、同法、同源的脉络里找到绘画表现当中用笔表现当中的内美的一个关系。所以,他在这样一个表现过程当中,通过自己的实践,在山水创作当中把自己的书法由书法进入到画法这样一个过程,在山水画里面体现得很充分。也就是说,充分的注意到怎样从现实自然的山水当中提取和自己的表现理想能够接近的表现形式。
    在他由写生的山水转向表现性的山水的过程当中,他没有完全像黄宾虹先生这样的表现方式,也不完全像潘天寿先生的画,他们的画其实很重结构,很重轮廓的完整和气息的流向。初中海先生的画里是很松活的,所有的笔法是在一个书写的指引下,是一个很松动、灵活的笔法。他的画中有三种:一种是小幅的,是简笔的。一种是纯用焦墨画出来,不以晕染。还有一种是加了晕染。没有加晕染的大景的山水画中可以看到他的笔法在里面不断跳动的松活的结构,气息的流向、结构的方式在里面比较大,有晕染的绘画作品强化了结构和它的气息流向的关系。我觉得,他不同的画里可能有他自己的理想追求在里面。
    初中海在在论画和画展里都追求一个理想,就是在表现过程当中追求简,“大道至简”这个画展的名字很好,是很扣题的。“大道至简”这个“简”有两种意思:一种是高度提炼、成熟之后精炼化的用笔的简,是在表现上的笔法的简练。书法是其中一个很精彩的体现,所以初中海由书法入画法的过程当中,实际在笔法的提取和提炼上是下了很多功夫的,所以有今天这样一个面貌。一种是“意简”,形式上是很“简”,其实内涵是很充实的。如何去理解一个表现的简和内涵的重视,这两者之间其实是中国山水画在形式表现当中要格外注意的一个问题,它具有学术探讨,提供我们学术讨论的很重要的话题。
    在初中海的山水画里有一部分为我们提供了我们这样一个信息,他试图追求的不仅仅是一个大而化之的完全简化的状态,也还有一种更加充实的意味在里面,可能他的画今后可能会更有力度。这也涉及到一个问题,“至简”和“至纯”两个非常重要的美学概念,简是不是它达到了艺术品位的高度的纯和厚,黄宾虹追求简,其实他有些画是很繁密的,繁密当中有他简化的东西,所以他其中有一种很纯厚的东西在里面,所以大家对黄宾虹的山水的评价叫做浑厚华滋,浑厚华滋的基本评价,他的浑厚和华滋是在里面有一种厚和纯的关系。笔简有时候容易给观者带来一种简化,我们在简笔艺术的表现当中,如果在深度上、纯厚上表现不足的话,就会给图像带来一个削弱。所以,画和书法毕竟不是一回事,画和书法之间是有很多共通的,或者在最高境界上是一致的,但是在具体表现当中还是有差别的。所以这里就会涉及到另外一个概念,我们追求道是无可挑剔的。但有三个字连在一块时候,就要具体的考虑,一个是“道”,一个是“器”,一个是“技”,因为“道”和“器”之间是追求的目标和形成的结果之间,中间有一个环节就是“技”,这个“技”能不能由道的理想的追求到达,完成一个“器”的呈现,这个过程当中有一个“技”的恰如其分的表现。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中间环节,这个中间环节如果不解决,我们的道和器之间的关系就建立不起来,或者说你想表达的深度、厚度、纯度都会受到损害。所以这个“道”、“技”、“器”三者之间是有一个非常内在的联系。我很欣赏黄宾虹,黄宾虹的艺术里面,他是充分的把追求的理想和表现的技术之间以及他所领会的自然山水的高妙的深度有一个非常密切的联系,而且是一个自然的画在他的笔墨里的表现,这个就是大师的状态。
    “ 道”、“技”、“器”三者之间实际是一个艺术由理想达到成果当中,“技”在其中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画家,我们的画家在一辈子的追求当中其实更多的时间是在提炼自己的技的过程,技如何跟道能够合拍,形成一个高品位的、真正能够代表中国哲学思想的高妙深处的器的形成,这是一个非常难的过程。所以我想初中海的探讨正是在这条路上走的过程当中,我想他今后的发展是无可限量的,追求的目标和理想是很远大的,今后他的成就可能也不是像一般画画山水而已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