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aoyinan.pp6.cc  
  
 
  收藏资讯  
    画境•意境
        公历2012年8月中旬,马尔代夫的慕芙岛美丽的让人不能相信这是实境。水上飞机从马累起飞向南印度洋深处飞了大约半个小时后,如碧的洋面上出现了一点丛绿,绿的周围是一圈不规则新月状的雾形白色沙滩,上面卷着细浪,沙滩外又是一圈沉在透明浅水中的珊瑚群带。

        这里虽不是地中海,但如画的景色是一致的。海水蓝的透的不可思议,沙滩细的白的不可思议,天空纯的亮的不可思议,水底的珊瑚礁以及礁石中的生物丰富的不可思议。潜游水中时,一群群不同种类的游鱼和水母、水葵等生物像是用荧光色彩涂过。就是有黑色的鱼类,也黑的彻底,并没有墨分五色的墨韵,这里的一切景致都是由色彩和光统领。

        这如画的画境是油画产生的现实实境,是西方艺术产生的源。一种艺术的根从周围巨大的空间和时间的延续中吸取、吸纳,这个时间和空间就是艺术生成的源,源产生了不同的画境,源幻化出了画境的神奇。
    回程时,忽然就有了别的想法,一出双流机场,就奔向武侯祠。这里是一处典型的中式庭院,这里的景致是一色的,没有纯自然的直白与壮丽,但有树木掩映,有曲水回流和山石遮蔽。不知是否旅途劳累,就觉得这里直入心底,是异样的适意。

        这里的境是一幅纯中式的画境。但这个画境不是纯自然的映射,而是把自然投入到心底,投入到思绪的万千中,在画之境中萌生意和意境的思维,只有在这个画境里才能产生意境。在这个境里,色彩于黄昏的暮色里退到了后面,只留下了墨色,光也暗淡下去,眼中留下了树木花草纵横的用笔和水的迹化。这里给水墨的产生提供了意的境界。

        两种艺术的融合只要看到它各自的源时,就会明白,吸收借鉴只能是表层的,它们的源分布在不同的时空里,慕芙岛的椰林是容不了武侯祠里的三国魂灵,同是迷人的画境,其意差矣。



    乔宜男  2012年9月5日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