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aoyinan.pp6.cc  
  
 
  收藏资讯  
    附着在当代画者身上的魔咒
        在逝如烟波的浩渺时空里,中国文人画家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其特殊性首先在于他们的文人身份和官员职位界线的模糊性,赵佶等自不必提,只是王维、苏轼等人就足以说明。其次在于文人身份和画家身份界定的重叠性,传统社会赋予绘画以画学的高度,画学是形而上的文化系统。这一切使传统文人画家承担了一个代表民族文化视觉阐释者的身份。

        所以古代画者是传统社会这棵参天大树上萌发出的花朵。从他们萌芽时期的美学探求到一树绚烂的盛时,乃至极盛而衰的陨落,就是腐朽成了树根下的泥灰也涵于土中,重新回归至传统文化循环的机体。

        传统社会的画者,其生,生的自然天成。其长,长的淋漓快意。其衰,衰的合乎自然法度,即悲亦如壮士之一去而不归。其自信,自信于建立自己文化系统视觉语言的担当。其自省,自省与对自身视觉性文化概述的深刻了解和对自然缺憾的自我反思及构建。与之相比,当代之画者,已没有了这种生命的真实状态。原应健康的机体上如被施予了无数道魔咒的封印。压抑、纠结、曲张和躁动时时弥漫充斥着心身。

        魔咒之封使得当代画者的艺术生命如同树木缠绕上了铁网,随着生命的生发,其嵌入树干的危害愈大。三咒并存,如铐在身。

        其一,坠尘咒:此咒使一位飘飘的仙子落入凡间。百年的匆匆岁月,中国画的当代化之路走的艰辛而曲折。苏联模式的植入、中西结合的尝试、对传统文化的再反思、全民市场化的普及等,当今的中国画正经历着一个脱胎换骨的演变。如果说对西方绘画的吸收和对自身文化优势的再发现是绘画发展经历自身的反省和纠结,那么市场化的发展却似一把双刃剑令所有画者不得不冷静面对。首先,市场化是中国文化自身强大而普及的结果,其积极意义不必再言。但正如光芒万丈的晴空里自有一道阴影,市场粗暴的把画者气象万千的生存环境瞬间单一化,复杂的创作与成材土壤一下变的明了而简单。画者在市场化后亦被分为一、三、五品,经典的逸、神、妙、能品格像是仙子的涵养与矜持无人顾及,当经典的标准丧失无踪时,飘逸仙家质,更与谁评说。

        其二,阻源咒:中国画的百年变更亦是国画教育发展的百年。传统师承相授的学习方式也被以八大艺术学院为主体的西式教育所替代。八大艺术学院培养着中国主要的绘画力量,每个学院中以画种分为10个系左右,每个系中每种专业的教师配备多则十余人,少则三五人。教育是一个育人的生态系统,基因的复杂丰富是产生优良物种的基础。当影响一种艺术形式的因素由千万种可能衰变为几十种亦或十几种的时候,结果可想而知。艺术的生发延续需要一个开放而健康的人才环境,让适者从其业是我们的希望,我们可以把希望留给明天。

        其三,封心咒:此咒直封画者内心。环境的变迁,时事的移转,如大浪淘沙,只会留下最重的沙粒。心如巨石,八风不动者终成大器。世事如疾风吹逝着画者之心,观当代许多作品,我们从中看不到思考、探索和真情,画面流露出的只是对自身和红尘的介意,或无所适从,或沾沾自喜。此咒阻隔了画者内心和万千世界实意真情的联系,心之不存,形质与笔墨又有何意。

        三咒相并,一封画者创作环境,二封画者内心,三封艺术创作之延续。咒之所以为害,实为当代画者、画事自身之疾甚重。但绘事如长河奔流、不舍昼夜,三咒如山相阻,积水为湖,若能借此取辩证之法,存事物发展之理,变害为益,虽奔腾之意暂歇,但积健为雄,大湖聚能。中国画或主动或被动,需要一个盘整、蓄集、思考、沉积的必然阶段以破其三咒,完成国画的当代化之路。

        大河奔流,曲折而行,高山相阻,更添危意,险宜相伴,实为正道。世事曰:大碍相阻,必成大泽,蓄泽之下必为大瀑,最壮美的景观就在前面。



                               乔宜男      2013年1月17日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