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jinliang.pp6.cc  
  
 
  收藏资讯  
    CCTV《奋斗》之吴进良的“五彩人生”

    吴进良:当代著名画家(9月22日) 坐客中央电视台《奋斗》

      浓墨淡彩绘出锦绣人生

    节目实录:


      路一鸣:观众朋友们好,欢迎收看大型励志谈话节目《奋斗》。很多人对画家的生活既好奇又觉得陌生。一般有一点书画常识的人知道,在世界范围内,比较流行和通行的画法是油画。

      咱们中国画,国画,虽然是咱们的国粹,但是西方人看不懂,也不太喜欢。我们今天请到的

      这个嘉宾也是个画家。不过他画的画中国人喜欢,外国人就西方人也喜欢。为什么喜欢?他的学生遍布世界各地,哪来的?我们先通过一段片子来认识一下。

      VCR

      在追求绘画艺术的道路上他一直踽踽独行着。多少个春夏秋冬走过,紧握的画笔从来不曾停歇。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作品在国内外书画大展中多次获得金奖。他就是当代著名画家吴进良。人们一定不会忘记,2005年4月26日那一天。那是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到大陆的破冰之旅。应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邀请,吴进良用他那饱满的激情,饱含两岸人民多年隐居心中的渴望团聚,渴望统一的美好愿望,以艺术家独有的情怀、真挚和灵性,倾注心血绘制了一幅名为《合家欢?大吉大利》的佳作。这幅作品由国家主席胡锦涛亲自赠送给了连战。这是对他数十载躬耕画笔的最佳褒奖。一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山东汉子,用他那饱含深情的画笔,描绘出人生最斑斓的色彩。

      路一鸣:好,有请我们今天《奋斗》的嘉宾》画家吴进良先生。

      吴进良:主持人您好!

      路一鸣:您好,您好!

      吴进良:大家好。

                          

      路一鸣:好请坐。来我们欢迎我们今天请到的三位观察员。首先是著名批评家、策展人段君先生,欢迎。

      路一鸣:还有一位大家就更熟悉了,是总政歌剧团的国家一级演员杨鸿基老师。欢迎。还有北京电视台的栏目策划人兼制片人张宝利先生,欢迎张老师。吴先生跟别人就不一样。首先是这身行头就不一样,还戴着明星的墨镜。干吗要戴墨镜呢?

      吴进良:我这个眼睛长期的创作作品,画画。有时候晚上加班。画的时间比较长,对眼睛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比较疲劳,尤其遇到这个强光以后,灯光打射以后,眼睛非常难受。所以这次接受记者采访都要戴个墨镜稍好一点。

      路一鸣:我们从刚才那个片子里边能看到一些我们很感兴趣的细节。当然首先我们想到的就是送给连战先生的这幅画。这照片就是连先生和您……接受完您的画之后跟您合的影。在哪儿合的影?

      吴进良:这个是在台湾。

      路一鸣:后来您去台湾了?

      吴进良:对,邀请我去台湾。我跟他合的合影照片

      路一鸣:我们今天把这幅画的照片也带来了。我们看看。因为那画现在已经在台湾了没法看见了。这怎么就打动连战了呢?

      吴进良:当时是2005年4月27日,台湾事务办公室通知我是创作一幅作品。当时他们说是全国选了10个画家,最后筛选,最后定了6个人。我就问他们:创作这幅作品有没有规定?因为这幅作品不同于一般的作品。

      路一鸣:您已经知道这个作品是有可能要送给连战的?

      吴进良:对。他说没有什么标题,自己命题。创作完以后由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一些专家教授还有国家领导人进行评选。当时我是接到通知以后感觉到什么呢,有点压力。为什么呢?这次找的画家都是些重量级的,都是些8、90岁的大师级的。唯一的我是比较年轻的50多岁所以我就作了几幅小样。一个是画了一幅梅花,又画了一幅牡丹,画了一幅竹子。这三幅作品画完小样以后都感觉不满意。

      路一鸣:不够切合主题。

      吴进良:对。 后来我就把那三幅作品枪毙了。后来又创作这幅作品。2005年连战来的时候正好是鸡年,中国的版图又像鸡,所以我画了两只雄鸡。大鸡的周围我画了是8只小鸡在草地上,8只小鸡代表着我们56个民族大团结。然后唯一一只孤单的小鸡是代表我们祖国宝岛台湾。就说总有一天它要回归到鸡群。一个加八是九九归一,有九九归一的意思。我上面画了紫藤。用紫藤花画条龙。这是龙的形状。你看到吗?这龙头、龙爪、龙尾。我们和台湾同根、同族、同脉,两岸人民一家亲。我们都是炎黄子孙,我们都是同胞兄弟。所以我们要团结不要分裂。命题叫《腾飞的中华民族合家欢乐》。唯一的我画的这么一幅花鸟,所以这幅画就当选。由胡主席送给连战先生。

      路一鸣:现场凡是认为这幅画创意很好的可以鼓掌。我今天请到三位观察员就是来帮我来

      解构您所画的这些作品的。先问一下著名的批评家段君。

      段君:我是觉得,因为吴进良先生他是徐悲鸿先生的再传弟子。所以我们知道徐悲鸿画动物是……

      路一鸣:对您多了解。

      段君:画动物是很厉害的,尤其是画马。但实际上徐悲鸿画过很多鸡的。但是这张画呢有吴先生自己的一些创造性。就是他在鸡的这种颜色非常丰富的这种基础上是跟徐悲鸿先生是有些区别的。

      路一鸣:杨先生呢?

      杨洪基:我觉得这个艺术是相通的。就是一幅画也好,或者说我们唱一首歌也好。都是用心在做这个工作。所以我觉得吴先生这幅画用心在画。包括他所有的这些画,我觉得都是用心在画。所以他的画能够打动人,能够感动人,所以被中国人,被外国人喜欢。喜欢就是喜欢它的这个生命力。

      路一鸣:张老师咱们说得俗点,您给估个价吧!

      张宝利:以前也做过他一个片子《国礼画家》。看了一下这个当时这个拍卖的一个价格是这个香港嘉士伯的好像是拍卖了将近一千万。

      路一鸣:您的这些画的创作,这样的思维的习惯,就是总是能考虑到国家、政治,这习惯怎么养成的?这不像是一般画家的习惯。

      吴进良:我是一个国礼画家。

      路一鸣:什么叫国礼画家?

      吴进良:我的单位是在外交部。因为画家你坐班是不可能……他要经常出去写生,找素材。所以不让坐班,有个前提你必须每个月要向国家上交两到三幅作品。我是为什么叫国礼,我的作品专门是供国家领导人到国外去访问然后送给国外的元首和一些政府首脑和一些机构。所以以国礼形式送到国外。

      路一鸣:一个月交几幅画?

      吴进良:一个月两到三幅作品。

      路一鸣:两到三幅作品。怪不得您那么累那么忙,所以眼睛都有点受伤。一天画多长时间的画?

      吴进良:现在涉外活动很多,公益活动很多。白天要参加活动,晚上还要加班加点创作作品。有时候晚上画到是最晚是两、三点钟。如果是没有一些活动的话每天最少也得画到10个小时左右。

      路一鸣:您是从小就喜欢画画吗?

      吴进良:小时候6岁就开始喜欢画画。在上初中和高中的时候呢几乎就画水墨画了。也有一定的灵气。利用自己省吃俭用节约下来的钱买点宣纸。

      路一鸣:我第一次听我对面的嘉宾夸自己有灵气。您怎么个有灵气法?

      吴进良:看一些实物还有一些书,还有些画展,看完以后,回来以后能把它临摹下来。

      路一鸣:看完就能记住。

      吴进良:能记住。

      路一鸣:然后就能自己画出来?

      吴进良:对能画出来。

      路一鸣:那您都看过什么画?

      吴进良:泰安那个文化馆每年就搞一些展览。听说以后自己经常下课以后和利用礼拜天、节假日到文化馆去看下展览。那时候看展览时候就凭脑子记。有时偷偷拿小本有时候描两下。当时那个画展是不让你临摹的。

      路一鸣:干吗不让?

      吴进良:现在也是。现在有的在美术馆搞个展览,名家作品人家不让照相,不让你临摹。

      路一鸣:这什么规矩?

      吴进良:这怕你仿造。你仿完以后假画出来了。这齐白石一张画挂出去几天后就一大批,好多假画出来了。这就防止你仿造假画。最对我记忆犹新的有一次我去看展览。地方马路不是(柏油)的都是些那个土路。土路上边以后弄点石子、沙子。一下雨那个马路上车一走根本走不动,全是泥。有一次我去看展览,因为我那时候穿一双胶鞋,胶鞋是都烂了,前边也露脚指头,后边露的脚后跟。快到时候正好走泥泞路,一下子鞋给陷到那个泥里去了。这一拔一使劲把这里给裂开了。裂开了挂不住脚怎么办呢?结果没办法就赶紧扔掉了。你也穿不了了。

      路一鸣:你看还是那个年代落后,现在你要再这么走这叫行为艺术了。

      吴进良:就这样光着脚去那个看展览。看完展览以后就回家。回家以后脚都冻的僵了。

      路一鸣:来我们为这段经历给吴先生鼓鼓掌来。以鸡为伴,拜鸡为师。这个鸡血石现在是(值)一百万!我能再摸一下吗?

      路一鸣:您给使馆的人上课?

      吴进良:对、对、对。

      路一鸣:教他们学国画?

      吴进良:教他们学国画、学书法。

      路一鸣:刚才我们看到画面里怎么还包括养鸡呢?

      吴进良:咱们都住在城里。城里边是你想见个活鸡是很难。因为自己又喜欢,所以我干脆就郊区写生。当时找郊区写生的时候呢,那当一开始的时候,去些那个养鸡场,顺义、平谷、延庆、大兴、房山。我都去过好多养鸡场。到养鸡场去画画时候,养鸡场它在屋子养鸡,有那个很大很大的养鸡场,里面鸡都在鸡笼子里面一排一排的。那个鸡就是吃食啄食时候(你)就能看到(它),平时你也看不出它动作。那屋子又臭,夏天又臭又味。当时经常去那写生。写了半天不行,感觉画出鸡来以后感觉跟瘟鸡似的没有神韵。结果没办法,干脆就在昌平那个郊区干脆买套房子算了。在那买套房子也养了很多鸡。养了鸡以后就说以鸡为伴,拜鸡为师。经常观察这个鸡的动态。

      路一鸣:还拜鸡为师啊?

      吴进良:那不是,你不拜它为师你怎么画好鸡。所以以鸡为伴,拜鸡为师。专门画这个鸡,各种动态,跑着的、在墙上、在房顶上,有在树上打鸣的、有格斗的,各种姿势的样儿,你就抓瞬间。

      路一鸣:说得更形象一点,比如这只鸡它现在是什么状态?

      吴进良:这只鸡它是正好回头。回头以后正好天空飞过来几只麻雀。你看它,几只小麻雀正在是叫着,它这一回头呼应一下,就是人与自然,动物与动物之间和谐嘛。咱现在提倡和谐社会嘛。动物之间也要搞和谐。还有呢鸡见食以后它不单独吃。你给撒点粮食喂它以后它不单独吃,它要叫,它咕咕咕咕叫,叫完以后,把鸡都叫来以后它一块吃,鸡在这方面非常仁义。

      路一鸣:问一下杨老师,刚才您说艺术是相通的,您的那首滚滚长江东逝水我们记忆犹新。每次提到您马上能想到这首歌,那您在演绎这首歌的时候,要把《三国演义》也看一遍吗?

      杨洪基:我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上中学的时候就经常爱看这个《三国演义》。那个时候父母不让看。就觉得你看小说耽误你学习呀。可是我觉得这些爱好,对于后来我的事业确实起了很大帮助。它是一些潜移默化的 。另外就是到了90年代的时候我又特别喜欢收集一些古董,收集了很多汉代的东西,这个包括三国的一些东西。那么你要喜欢这些东西你就得要了解它的历史,了解它的背景,你这样再去看这些东西才能分辨出真假来,不至于买到假货。那么实际上这些东西。在唱这首歌的时候就脑子里一下就浮现了汉代末期,三国时期那些场景。那么唱出(来)脑子就有东西了。

      路一鸣:好,我们应该向艺术家们学习。说到古董好像吴先生也爱收集,收藏古董?

      吴进良:也收一点,收一部分.

      路一鸣:不是,哪是收一点啊。各位您上眼。得……你看……有识货的。

      吴进良:这是跟别人换的。

      路一鸣:换的!(这)怎么个换法呢?

      吴进良:这块鸡血石是,我是2000年去内蒙巴林时候去写生。画这幅作品的时候正好是很多人看。(过来)呢看我画画。当时是周围围了很多的朋友。从我一开始起笔画画一直到我结束这幅作品有一个收藏家,一个老板,他是搞收藏。画完以后呢他一直不敢说。他一直不好意思。画完在那看。

      路一鸣:也不认识你?

      吴进良:也不认识我。一直盯着不走。我当时画了鸡和牡丹。他说你这幅鸡和牡丹画的实在太传神了,我看了以后我就特别喜欢,我能提个要求你看你能不能答应我?我说你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他说我是搞收藏的,我家里收藏了很多的巴林鸡血石。我拿一块鸡血石换你一副画。因为当时我对这个鸡血石不太了解,(认为)这个(是)一块石头。

      路一鸣:那你心里肯定不情愿?

      吴进良:对,不情愿。但是我当时没好意思说,但是也是吞吞吐吐没答应似的。

      路一鸣:知识分子爱面子。

      吴进良:对,爱面子,不好直说。你喜欢我的画就缘分。我说得,我说这样,咱们交个朋友我这幅画送给你。

      路一鸣:那这石头是您自己挑的吗?

      吴进良:后来以后他说‘你送给我不能白送,我这个鸡血石你喜欢哪块你挑一块。’当时我也不懂。后头他拿了几块鸡血石就让我挑,后来我就挑了这么一块。拿回来以后 ,找了好多朋友,玩石头朋友给我看看。哎哟这块鸡血石不错,你看血色多好 ,(那)冻(你看)多好。

      路一鸣:不错是不错,这个价值多少钱?

      吴进良:当时2000年时候,这个石头也(值)十几万块钱。现在这块鸡血石,现在得100万。

      路一鸣:我能再摸一下吗?哎哟……我的妈呀……因为我也不懂,吓我一跳。

      吴进良:从那以后就喜欢收藏,收藏这石头一类的。

      路一鸣:那我就坦白了吧,其实我是想问出来,您的画是多少钱,现在我也知道了。不过跟张老师刚才提到的那个还差得远着呢。人家说您有一幅画已经拍到1千万了?

      吴进良:有一幅画是拍到1118万,香港一个报社记者,他说要来采访我。他说你那画当时2005年的时候有一幅画你在香港拍到一千多万。当时2005年应该是中国的水墨画,你这幅画应该是最高一幅作品。他说想过来采访我。我说没有,我说没那么回事,我说我没送拍。他说明明是你的作品,你怎么没送拍呀。我说没有送,我不知道这事。他说要不发给你,报纸发给你看看。我把报纸接过来以后说是有一幅作品拍出的。后来我说这不是我送的作品。我也不知道谁送的。后来我就了解了一下,也是有一个香港一个老板。在北京拍卖公司给买了,买完以后到香港就拍出去的,就这么个情况。所以我一分钱没得到。

      路一鸣:有点亏了。吴先生这个画不光是受市场的欢迎还受其他国家的这个外宾的欢迎。

      VCR:

      吴进良的画域甚广

      既擅山水又长花鸟

      既重视继承传统

      又注重创新

      把创新艺术与传统艺术相结合

      形成自己独特的创作风格

      其笔下的山水和花鸟

      无不透露出一种

      生气 灵气 才气

      焕发出一种

      能使人振奋 激昂

      催人向上的无限活力

      他的作品先后赠送给

      100多个国家元首及政要

      新西兰总理珍妮谢普利

      非洲联盟主席让平

      白俄罗斯外交部长巴尔托?诺夫

      因此被人们亲切的称为“国礼画家”

      中南海

      毛主席纪念堂

      人民大会堂

      联合国等地均有其作品悬挂和收藏

      被世界艺术家联合会授予

      “世界书画艺术大师”称号

      路一鸣:我给大家看一个照片。这是在教谁画画?

      吴进良:这是美国大使的夫人。这个小孩是她的孩子。这个也是美国使馆的。我的右边那个是韩国使馆的。

      路一鸣:你给使馆的人上课。

      吴进良:对。

      路一鸣:教他们学国画。

      吴进良:教他们学国画,学书法。 驻中国使馆的外国人。他是也想是了解一下中国的文化一个是书法一个绘画。人家也是(想)初步了解一下。它是一个学习、交流。当时是外交部定的什么呢?每个月呢你画两到三幅作品上交。然后你每个礼拜,你要抽出半天的时间教使馆的外交官。教他们是中国的书法和中国的绘画。

      路一鸣:您这么大一个画家,画的画这么值钱这么有名。教他们大材小用了。

      吴进良:这是政治任务,这就是我的工作。

      路一鸣:这是一个有觉悟的画家。我代表更多的不了解书画界的人提一个问题我老觉得这个东西挺难的你没有个十几年的功夫根本画不出像样的东西来。

      吴进良:对。

      路一鸣:那教他们,他们能学到什么份上呢?

      吴进良:在画界里边应该讲是什么呢,纸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你要在纸上能画一分钟的时间你在下就要练十年,外国人学画画和中国人不一样首先他有一定的障碍什么障碍语言障碍

      外国人他对汉语讲的不是特别好我啊英语不好所以我就是用汉语教他们学画画他们学习的时候难度很大一个是语言他们说简单的语言语词还可以再深一点复杂一点他听不懂了。绘画技法上边一些用语他是听不懂的所以每次上课跟他们说就是不管是大使也好夫人也好参战也好甚至子女也好都是手把手的教他们每教一笔 OK都夸他们别的也不会说就是画的好的意思。你也要经常去夸他们外国人喜欢听这个一听你说 OK 画得好他喜欢 高兴他就高兴一开始先在那个画板上演示一下完了以后布置下去每人开始画 水墨画 他拿不了 他拿毛笔一拿那个宣纸上面一大片有的这个小孩这个小孩3岁跟我学画画现在都十几岁了这个小孩长得很大个 很漂亮现在画的虾 画得很好有最长有一个保加利亚一个小孩跟我学了十多年他学跟我学 而且走的时候还特不愿意走他去年走的你没办法他爸在中国(呆着)连了好几届大使最后走的时候还恋恋不舍的后来我说你到保加利亚有什么需要我指点的你电话 打电话现在通信又方便你给我打个手机过来我给你讲讲寄点画册咱们都可以交流 交流所以他还提出来让我去他们那边去访问保加利亚一个小女孩,画的相当好画的牡丹 小鸡 虾都画得很好。

      路一鸣:就是你这么手把手的教然后一句一句的OK鼓励出来了。

      吴进良:对,鼓励出来了。

      路一鸣:那您看我也很想学也不会画,您能让我OK两下吗?

      吴进良:可以。

      路一鸣:来,我们把那个东西拿上来。我就算您的门外的弟子了。

      吴进良:我画两只小鸡,画两只小鸡一笔 两笔 三笔我画得很简单啊 大伙看。这样你现在看不出效果来,这是我画的一只。我再画……

      路一鸣:这是什么呀?

      吴进良:这是小鸡娃子,你还现在看不出来。

      路一鸣:你得好好教我,是啊……你看……

      吴进良:这是小鸡,翅膀都有,你看你快看。现在还看不出来吧?现在你知道。你看我这一上笔你就知道了,你看看头出来了吧。你看这小鸡爪子出来了。这个再给它加上小爪子你看看这两只小鸡是不是在说话。

      路一鸣:哇!

      吴进良:是吧。

      路一鸣:那我往哪画?

      吴进良:你可以在这地方画。

      路一鸣:第一笔是……

      吴进良:第一笔先画鸡背,鸡的小背。对、好。再画两只小翅膀。对好学然后画它的脑袋脑袋和(那个)颈部画它脑袋和颈部。

      路一鸣:从绘的这个形状看我画的是只鸭子。对鸡爪子画个爪子对……

      吴进良:好。

      路一鸣:我画的是一千万年前的鸡,它后来进化后到后来就变成嘴就成尖的了。谢谢吴老师

      谢谢。这画回头要拍卖的话把下面这截了您觉得在教外国人画中国画的过程当中他们领略到了什么呢?

      吴进良:他主要是了解下中国的五千年的文化史为什么中国水墨画这样画他们拿起笔来以后他说看你时候你讲的时候挺好他们一操作一画一下子是水一下子你画这么好我怎么画不了就说水墨画的精妙就在这里好。

      路一鸣:谢谢吴老师。

      吴进良:谢谢。

      路一鸣:我以后有机会就说您是我的绘画老师。

      吴进良:好。

      路一鸣:吴先生在表述当中有很多跟艺术其实看上去没有直接关联的东西所以我想请三位观察员在最后的时候说一说一个人在某一项事业上的成功跟其他的这个周围他生活的经验 经历到底有多大的关系这样的奋斗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启示还是从段君开始。

      段君:我还是强调一点就是希望一个艺术家他一定是一个综合性的就是在他身上呢他不仅是有他个人的经验这种经验一定要非常丰富但是呢还需要对这种经验有一个超越他才能真正的达到一个比较 一种大气磅礴的这样一种还包括一些自己的一些艺术家自己个人的智慧一些特质在里面这是重要的。

      路一鸣:杨老师呢?

      杨洪基:其实我觉得这个积累对这个艺术的这个成熟应该是起很大的作用其实一个人他这个思路他的积累以后他知识的丰富对他做一个画一个画包括我们唱一首歌它都是有很大的帮助。

      路一鸣:好,张老师。

      张宝利:这个应该说是传统的根基还是比较深厚的再一个吴老师经过这些年的努力吧也是有一些很多创新的东西在里头也就是说他这个热爱这个大自然把自己的真情 心态跟他的这个书画这种人文的精神融合在一起这个另外一个我觉得吴老师现在 目前也是在创作一个盛期吧我们也希望能多看到吴老师的更多的优秀作品。

      路一鸣:本来我们这个节目最后总有一个环节请我们嘉宾在自己的照片上写下自己的奋斗语录但是对您我们要求就更高了而且吴老师确实也做了精心的准备给我们这个节目创作了一幅字来我们把这幅字拿上来。

      吴进良:努力奋斗。我现在画画画到现在也自己是50年也在努力奋斗艺术是无止尽的画到老应该是学到老,所以我们每个人都要是都要有个奋斗精神。

      路一鸣:谢谢吴老师。

      吴进良:谢谢。

      路一鸣:这幅作品我们就收藏了谢谢您。

      吴进良:谢谢。

      路一鸣:谢谢大家参与我们节目,谢谢。希望我们以后都能努力奋斗。

    节目实录:http://space.tv.cctv.com/article/ARTI1285642891105276
       节目视频:http://video.sina.com.cn/v/b/38755735-16600526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