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访谈
首页 > 名家访谈

书法家宿悦:一生宿愿怀今古

www.pp6.cc2010-12-23 来源:中国日报

 宿悦书法展将于12月22日至26日在荣宝美术馆举行。宿悦学习传统书法,至今三十余载,其作品以楷书、行草、小篆及篆刻见长。目前已出版书法篆刻作品集、字帖十余部,其中尤以近日由荣宝斋出版社出版的《宿悦书金刚经》、《宿悦书药师经》、《宿悦书道德经》最具代表性。据悉,此次展览汇集了宿悦近年创作的百余件各种形式的书法作品,包括立轴、对联、扇面、横披等,其中最大的看点是宿悦以一年心血倾力完成的“小楷泥金册页金刚经”、“小楷纸本手卷药师经”、“行楷泥金手卷道德经”等三件写经作品。

  毋需妄言,观此展乃至爱书法者之大幸。在京城每当我们谈论书法篆刻问题时,自然会提到“宿悦现象”和宿悦的成就。在书法篆刻界,老一辈人对他交口称赞,同辈人对他刮目相看,年轻人对他望洋兴叹。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宿悦是我国当代青年艺术家中的难得之才。“宿悦现象”就是一种精神,一种境界,一种追求,一种心态;宿悦的成就就是不带任何功利的,不带半点水分和炒作的实实在在的成就。

  一、 道路漫漫,奋力登攀

  宿悦祖籍河北省曲阳县,1964年出生在北京的一个革命干部家庭。自幼留心翰墨,酷爱书法篆刻,性格沉稳,聪明好学,少有壮志。宿悦七八岁时,在其父亲宿世芳的精心指导下学习书法,临写柳公权的《玄秘塔》。宿悦一看字贴就有兴趣,一拿毛笔就上手,进步很快,表现出一种超常的悟性。15岁时,宿悦正式拜师我国著名书法篆刻家骆舒焕先生为师。骆先生书法修养之高,篆刻艺术之精,古诗词造诣之深,教学经验之丰富,闻名京城。

  宿悦来到骆先生身边后,如鱼得水,如木逢春,如渴骥遇泉。骆先生根据他的实际水平则有步骤地、系统地、科学地教授他书法、篆刻和古代汉语、古典诗词,因材施教,因势利导,循序渐进。骆先生精心地教他如何选贴、读贴、临帖、用笔结字;如何选石、操刀、打印模和收拾;如何读书、做人,以提高文化艺术修养、道德水准和思想情操,使他茅塞顿开,艺事日进,终生受益。他跟骆先生整整学习了五年,成其为得意门生。在骆先生的指导下,他苦学唐楷。而在唐楷中,他尤喜褚遂良,因为禇书“字里生金,行间玉润,法则温雅,美丽多方”,既古朴沉稳而瘦挺,又媚趣横生而灵动,法度严谨,俯仰有情,自然天成,清劲有风骨,刚劲含婀娜,深感禇书光彩夺目,魅力无穷。他对褚遂良的《雁塔圣教序》、《伊阙佛龛碑》、《孟法师碑》、《倪宽赞》、《阴符经》、《枯树贴》、《房玄龄碑》等等,一一临写,心慕手追,百读不厌,百临不凡。特别是对《雁塔圣教序》临写不计其数,从浅到深,从形到神,深得禇书精髓和真谛。此外,他还苦临了隋代《龙藏寺碑》、唐代《等慈寺碑》和魏碑《张猛龙》,行书重点学习的是王羲之的《圣教序》、《兰亭序》及王献之的传世名帖,隶书重点学习的是《乙瑛碑》、《史晨碑》、《鲜于璜碑》,篆书重点学习的是李斯、李阳冰及《说文解字》等。

  在学习的过程中,骆先生告诫他,学书不能贪多求快,不能囫囵吞枣,不能全面开花,要一笔一画地学,一个字一个字地写,一个帖一个帖地临,一个碑一个碑地摩,先夯实基本功,再向更高的艺术境界进军。他牢记骆老师的教导,并把唐代孙过庭“察之者尚精,拟之者贵似”的学书名言铭刻于心,他求精不求快,求深不求多,扎扎实实地学,一步一个脚印。一年四季,寒暑易节,都在墨池中生活,终于取得令人满意的成就。宿悦对古人的名碑名帖学得比较到位。他学过的碑帖基本上都能背熟,特别是对褚遂良的的碑帖吃得极透,临得极像,形神兼备、真假难分。你随意指出褚书中一个字,或是摘出一个笔画,他能脱口而出是哪一个帖的字,哪一个字的笔画。倘若你让他用褚体写几个字,一般人是搞不清哪是褚遂良碑帖中的字,哪是他本人写的字。这是一种基本功,童子功。在古代的大书法家中不少人都有这种本事。宋代的米芾才华过人,书法的基本功令人望尘莫及。他在年少时常借人家的法帖临写,把帖临到一定的时候时,常把自己的临写的字照原帖样式装订成册交还原主,原主无法分辩。

  宿悦跟骆舒焕先生一边学书法,还一边学篆刻。骆先生不仅书法好,篆刻还十分拿手,操刀果断,章法烂漫,形神兼备,注重内涵。他把骆老师的刀法、技法、章法和字法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认真领会揣摩。骆先生强调,印书一体,治印是以篆书为主的艺术,所以治印必先学篆书。因此,他叫宿悦先攻篆书。他指导宿悦反复临写秦代李斯的《峄山碑》、《泰山刻石》、《琅琊台刻石》,唐李阳冰的铁线篆书,后又深入学习了汉代许慎的《说文解字》,对该书中的篆字临写七八十遍,对其542个篆书部首熟记于心,挥洒自如。经过一番艰苦努力,终于掌握了篆书艺术,为其后来的治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骆先生耐心地教会了他篆书的写法和治印的技法,使其收获之大。他感到跟骆先生学习事半功倍,不知少走了多少弯路。

  宿悦崇尚古代和现代的篆刻名家,尤其喜爱西泠八家的篆刻艺术。他认为,西泠印社师法秦汉,博取众长,兼具众美,善用切刀,方圆兼备,苍劲质朴,别有面目,完全符合他的审美观念。他对八家中的丁敬、蒋仁、黄易、奚冈、陈豫钟、陈鸿寿、钱松、赵之琛等人崇拜至极,对他们的作品反复阅读,反复临摩。他对这八家的篆刻艺术学起来上手快,吃得透彻,钻得进去。他的悟性程度和进步速度使骆先生感到惊讶。后来他又学了秦汉篆刻和历代名家篆刻。他将秦汉篆刻的古拙质朴,自然率意,大气磅礴的风格融入到自己的篆刻作品中来,受益匪浅。学篆刻的人大多是先追秦汉再学后人,他则是先学后人,再追秦汉。由此可见,异曲同工、殊途同归都能收到同样的效果。骆先生过世后,宿悦又站在历史的高度审视了当代书法,他尤喜启功。他认为,启功先生人品好,学问深,书法艺术学贯古今,融汇南北,独树一帜。他刻苦学习了启功、请教了启功、研究了启功、临写了启功先生大量作品,又从启功先生的书法作品中得到用笔奥妙,结字方法和时代精神。从宿悦书《道德经》等书法作品中,可以看出除有古人的东西之外,启功的笔意和结字特点甚浓。宿悦对启功的作品、人品和学问崇拜得五体投地,喜欢得入痴如醉。启功先生反复强调学书没诀窍,办法有三条:第一是临帖,第二是临帖,第三还是临帖。书法这东西脾气很大,你三天不理它,它则六亲不认。宿悦牢记启先生这些教导,在临帖上狠下功夫,几十年如一日,在学习古人书法的崎岖小路上不畏艰难地奋力攀登。

  二、特色夺目,春风扑面中国的书法篆刻有着数千年的悠久历史。从商代开始,每一个朝代,每一位艺术家的书法篆刻作品都独具时代风格和艺术特色。宿悦是一位有成就的书法篆刻家,他的面目独具而突出,艺术特色鲜明而夺目、气韵高古、内涵丰富、气象万千、雅俗共赏,欣赏后犹如春风扑面。

  综观宿悦的书法篆刻作品,我认为至少有三个方面的突出特色和特点。一是功力深厚,会通古今。唐代书法理论家孙过庭一再强调“翰不虚动,下必有由”。说的就是具有深厚的传统功力后再下笔书写和创作,每一笔每一画都有出处和源流,而不是任笔为体,胡涂乱抹。宿悦的书法基本功相当深厚,三十余年来,他一天也未放弃过临帖学习。他学书大体分为两个阶段,前十五年以临帖为主苦练基本功、童子功,后二十年是一边创作,一边临帖,在临帖中创作,在创作中临帖,基本上走的明末清初大书法家王铎“一日创作,一日临帖”的道路,这是一条成功之路。他的书法作品传统功力之深,个人面目之浓。他对书法传统既能钻得进去,又能跳得出来。“钻不进去”就不可能具有深厚功力,“跳不出来”就不可能成为书法家。就传统功力而言,从其作品中可以看出用笔结字全部来自传统,来自古今名家,有柳公权的清俊骨力,有褚遂良的瘦劲多姿,有北碑的雄强气势,有南帖的秀逸韵致,有现代弘一法师的空灵神韵,有近代启功先生的铁画银鈎,但其用笔和结字受影响,得营养最为明显的还是唐代大书法家褚遂良。

  宿悦的书法作品,可以说无一字无古人,无一笔无来处,无一笔无自己。二是瘦劲飘逸,灵动活脱。书法作品具备深厚传统功力很难,而在具备传统功力后将作品书写得沉着痛快,多姿多彩,气韵生动更是难上加难。可宿悦就有这个本领。宿悦的书法作品除坚实的传统功力外,最显著夺目的是:瘦劲而飘逸,刚健含婀娜,中宫紧缩,体势舒展,绰约有姿,顾盼多情,碑魂帖韵,章法自然。基本上做到了唐人孙过庭强调的“智巧兼优,心手双畅”,“潇洒流落,翰逸神飞”。褚书那种瘦硬通神,媚趣横生,洒脱雄浑,别开生面的艺术风采在其书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这在其行书中表现最为明显。褚书好看不好学。学褚书大多都是学其代表作《雁塔圣教序》。此碑传统功力极深,艺术个性极强,变化极大,空灵多姿。倘若不具备坚实的唐楷基础,学后往往是飘浮圆滑而无根基,很难成功。而宿悦之所以学得好,有成就,就是因为他具备扎实的唐楷基本功。用历史的眼光、时代的眼光审视一下宿悦其人和其作品你会感到难能可贵。在古今的书法家中,大概有三种类型:一是具有较深的传统功力,又不受传统的束缚,而有较强的创造才能,他们是传统的主人;二是具有深厚传统功力,但被传统死死捆住,不敢突破传统樊篱,不敢越雷池一步,在传统面前战战兢兢,缩手缩脚,成了传统的奴隶,到头来也只是个写字匠,不可能成为书法家。三是一些人不愿在传统上下苦功夫,视传统为障碍和包袱,想走捷径,找窍门,快成名,则胆大妄为,胡涂乱写,信笔为体,自誉“革新创造”“突破前人”等等,他们是传统的反叛者,常常造声势,搞炒作,凑热闹,只是昙花一现,过眼烟云。宿悦当属第一种人,他正在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前进。三是方寸天地,古拙烂漫。方寸天地情怀广,刀重千钧意趣长。

  宿悦自幼喜爱篆刻,三十余年来,一边从事书法,一边从事篆刻,已取得较大的篆刻成就,在篆刻界逐步有了名气。宿悦搞篆刻艺术是师法西泠,直追秦汉,雄视千古,博采百家之长,特别是博采近现代篆刻大家吴昌硕、邓散木、李叔同、康殷等大家之长而自成一家。他在刀法、笔法和篆书方面曾下过长期的苦功。他操刀果断,斩钉截铁;落刀准确,力在其中;运刀自如,有趣有情;章法多变,和谐烂漫,错落有致,面目新鲜。篆书造诣深,汉字掌握得多,刀刻规范生动而多变,时而小桥流水、情趣宜人,时而典雅秀逸、杨柳依依,时而古拙奇崛、老辣多端,时而空灵飘逸、风度翩翩……宿悦的篆刻作品充分展示和反映出了“在微尘中显大千,在有限中寓无限”(朱光潜语)的篆刻艺术特点。三、良好心态,宁静致远从中国数千年的书画篆刻史上看,众多令人敬仰的艺术大家他们之所以取得卓越成就,除了他们的天分勤奋和家庭环境等原因之外,良好宁静的心态和志存高远的目标是其重要原因。我国的艺术大师齐白石先生一再强调:“艺术乃寂寞之道,非甘于淡泊辛苦半世不可”。这是至理名言。

  在中国古代农耕文明社会,艺术家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什么难事,但在现代的工业文明社会,特别是信息化时代和市场经济条件下要是有哪一位艺术家没有任何功利主义,始终保持良好心态,在艺术上孜孜以求,奋力攀登,则相当难能可贵,而令世人交口称赞。宿悦就是其中的突出代表。在当今的市场经济条件下,社会上一些书画家、篆刻家都急于炒作,经不住金钱的诱惑和名利的吸引,往往表现出浮躁的心态和急功近利的行为。我国现代著名书画家潘伯鹰先生说过:“写字必须戒除两个恶习,一是浮躁,不耐烦;二是啖名好立异。”可以说浮躁和追名逐利是当代艺术家的大敌。大敌当前,就看你如何防范和战胜。而宿悦一直是看中事业,瞄准长远,淡泊名利,闹中取静,沉下来潜心从艺,他严格要求自己要有极强的克制力和自制力,时时对自己约法四章:“不图名利不追风,不搞炒作不虚荣,不凑热闹不张扬,不追时尚不忽悠。”他坚决相信清人郑板桥的话:“精神专一,奋苦数十年,神将相之,鬼将告之,人将启之,物将发之。不奋苦而求速,只落得少日浮夸,老来窘隘而已。”宿悦是喧嚣背后有沉静,浮躁面前有克制,心无旁骛,气静神闲。

  书法篆刻艺术非同一般,说到底是一种大器晚成的艺术,是积年累月的功夫,是心血汗水的成果,绝非仅靠什么聪明才智和心血来潮一挥而就。古人认为,要学习书画艺术至少需要三十年时间,清人沈宗骞在其《芥舟学画篇》中说过:“从事笔墨者,初十年但得略识笔墨性情,又十年而规模粗备,又十年而神理少得,三十年后乃可几于变化。”这就告诉我们做一个合格的书画家要靠长期艰苦的努力。宿悦深明此理,他十分崇尚屈原的名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从他出师骆舒焕先生那天起,心里就有长期奋斗的准备。一生宿愿怀今古,艺术春秋见精神。宿悦现象是一种可喜可贺的现象,值得我们重视和研究。宿悦现象背后是宿悦的精神。我认为是宿悦精神产生了宿悦现象,宿悦现象产生出了宿悦丰硕的书法篆刻成果。

  【作者简介】赵铁信,男,天津南开大学中文系毕业,全国著名书法家、书画理论家、文艺评论家。

【收藏此页】 【关闭】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网友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 尊重他人,尊重自己,请网民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内容
 
昵称: 验证码: 512    
丹青海藏网版权声明:尊重知识、尊重原创者,凡是通过丹青海藏拷贝复制图片文字资料,均须注明"来源丹青海藏网",违者必究。 丹青海藏刊登其他合作媒体信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方便网民朋友获取更多艺术资讯,资讯内容及版权属于作者本人,如在传递过程中无意侵犯了您的版权,敬请谅解,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本周名家推荐

         1946年出生于河北省清苑县,1969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并留校任教,现为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天津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院部委员、天津文史馆馆员、中国青

本周最佳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