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首页 > 新闻资讯 > 综合资讯

【丹青人物•胡石专栏】IV 以爱画之心观 则无不生欢喜

www.pp6.cc2018-09-10作者:丹青海藏

       编者按:“古人之观于天地、山川、草木、虫鱼、鸟兽,往往有得,以其求思之深而无不在也。——王安石

       人生处处皆为师,师法古意、师法自然、师法生活,在平实中向一切可学的对象学习并融汇之......这是胡石先生在修习创作中秉持的理念之一;在与胡石先生的交流过程中,他曾反强调一点,做事要做好不易,要做到极致就更难,但是只有做好、做到极致才能称得上是在“做”事,才对得起本心,否则还不如不做。作为一名画家特别是文人画家,本职工作就是要画好画,写好字,做好文章,将这些用心创意在作品里,体现在草虫花枝的笔墨上,毫厘之小虫的头、目、触角、关节、腿爪及花草的虚实脉络间,于己看来可观、可游、可思,他人观之亦有情、有意、有趣......正如胡石先生语:以爱画之心观物,则物无不生欢喜心也。

       在本期胡石专栏中,胡石先生行文着重表达了虫草的绘画心得和笔墨要领,为便于读者深入理解其中味道,笔者精心挑选了胡石先生的一些作品及其细微局部,搭配呈现,温酒煮茶、试与诸君共品之!


胡石先生


    观物不必细枝末节。仿佛其意,攝入眼底,投入胸中,则锤敲炉练,自然粹化。


胡石作品


胡石作品(局部)


     画虫,以虚笔入,使之笔简味长,不可明白画尽。

     画虫,宜用行楷笔法,抑扬顿挫,使转自如,虚实相兼,一气呵成,不容置疑也。配景,宜用大笔触,简练概括,不使繁复,繁复则有争主之意,必不和谐。


胡石作品(局部)


胡石作品(局部)


     画山水牛之触角,用笔需缓,而笔笔相接,若秋水潺湲意。虫之触角,当画出动感,用笔若行云流水,方见妙趣。

     腿爪用笔如行楷,如步如骤是也。其关节,既有点画之间又有丰筋之意。至于方笔圆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写腿爪之关节,用笔最慎。斩钉截铁,牵丝系縷,都在转瞬间。


胡石作品(局部)


胡石作品(局部)


     虫之神在目,灵在触角,腿爪。欲写其意,用笔必在中锋,而方圆并用,尤使毫端热度满满,于抑扬顿挫之间鬼神莫测。

     虫之头,可作石分三面觧。

     虫之脸,额,顶,颊,皆以方笔出之,而网鬚非中锋方、圆、侧笔并使不办。是以方中见现代,圆中含古意,侧中出险峻,如此,则笔法无不丰富矣。

胡石作品


     虫之身体,犹人之身体。由背、胸、腹组成,而别于人之身体者,人腹无节,而虫腹节节连接,当一整体视之。虫之胸背为肌肉,画之法,当以中锋落笔,方圆并用,使其厚而壮;腹,乃以薄皮裹脂肪,宜用平笔、渴笔、或飞白笔、金锉刀笔,使其笔法逹意耳。

     金龟子,其形饱満,其体丰腴,其背光釆,其腿刚健,其爪锋利而柔和,宜用拙笔、渴笔。

胡石作品(局部)


     虫之翼,薄而透,欲达其意,用笔须渴,用墨须淡,用水须胶。至于筋脉之用笔,张彦远所谓:吴道子用笔“毛发生肉”是也。虫有机敏者,亦有憨拙者。画时,机敏者愈机敏,憨拙者愈憨拙。


胡石作品


胡石作品(局部)


     虫之趣,以趣观,则飞动俯仰,爬行跳跃,无不是趣矣。画虫之难,难于小中见大。画虫之用笔之难,难于点画之间。画虫之结体之难,难于宽绰。画虫之趣之难,难于达意。噫!虫不过微物,而假以诉诸其文化概念,不有华章之气,锦绣文章,庶几焉尔!


胡石作品(局部)


胡石作品


     螳螂之腿爪必以中锋出之,而巨斧则以侧锋,使其险峻也。

     画虫之翔飞,以虚笔出之,取其飞动之势,写其幻化之意。“心懔懔以怀霜,志眇眇而临云。” 

     触角,要画出生动气息,方能动人。触角之行笔,快不行,慢亦不行,如何能行?如烹饪之火候,在善拿捏耳。


胡石作品


     蜂虫釆华,手足并忙,其神情有若人之饥中寻食,渴中寻饮。画时,当意在一“忙”字。

     蝈蝈鸣叫,要画出翅的磨擦与振动的感觉。声愈响,振动的频率愈高,频率愈高,视之愈模糊,其用笔当在疾徐虚实,用墨在干湿浓淡的拿捏。

     画酣睡中之蜻蜓,要画出睡的意思。如何画出?庄生梦蝶可也。

     蝇之搓掌,要画出悠闲状。

     蝇乃人厌之虫,常于座中捣乱,而犹以食物上爬行,倍增可恶!然付之于画,或动或静或飞或立或爬或搓掌,又无不生爱意。盖蝇,物也。画,影也。以爱画之心观物则物无不生欢喜心也。

     蟋蟀种类繁多,予犹喜画虎头者。善斗。形若将军披甲,神若猛虎三扑。毎画之,意中必有铿锵之力,痛快淋漓之气。人云:画能移人。予曰:物岂不然哉!  

胡石作品

     画鸣蝉于枝头,需将腿爪撑起,翅振起,方有动感,鸣的意思。

     立意布局,总以新警为佳,不然,满纸笔墨,不过滥辞陈腔而已,读之生厌。蝉于枝头,皆向上行,绝无下行者。画时,应其规律,不可违。违,则无生活之观察矣!予童年喜粘此虫,至今乐不可止,故有此观察。

     东庄画论论笔有:“一笔之中全四势,四势乃何?筋骨皮肉是也。”说的透,解的准。

胡石作品


       梵高给高更的信中写道:“如果说乔治·简妮擅长画芍药花,而恩斯特·科斯特专长画蜀葵,那么向日葵是属于我的。”梵高与向日葵用心之宻,用志之固,足为借镜。



胡石作品




                                                                                                                          文 /  胡石

【收藏此页】 【关闭】

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网友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 尊重他人,尊重自己,请网民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内容
 
昵称: 验证码: 1314    
丹青海藏网版权声明:尊重知识、尊重原创者,凡是通过丹青海藏拷贝复制图片文字资料,均须注明"来源丹青海藏网",违者必究。 丹青海藏刊登其他合作媒体信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方便网民朋友获取更多艺术资讯,资讯内容及版权属于作者本人,如在传递过程中无意侵犯了您的版权,敬请谅解,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本周名家推荐

         胡石生于山东临沭,1980年毕业于山东省轻工美术学校。1989年从于中国画研究院第三届中国画研修班。1990年、参加中国画研究院主办的“中国花鸟画主题展”,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中国新文人画展”。19